當前位置:首頁 > 深圳婚紗照 ? 正文

【比基尼婚紗照】經濟觀察網 - 專業財經新聞網站


【比基尼婚紗照】經濟觀察網 - 專業財經新聞網站

經濟觀察報 王雋/文 2009年夏天,開國元帥葉劍英的孫女、設計師葉明子在太廟大婚。

當天涌進了30多家媒體的攝影師,快門聲一直沒停下過。當中有一位與他們不同,他帶著兩架機器、六個鏡頭,獲特別許可從早晨7點新娘化妝的釣魚臺一直拍到婚宴結束的深夜,襯衫濕了6遍,滿場跑只為把自己“藏”起來,在新郎新娘及一眾親朋完全無意識時,抓住這場看起來端起架子、充滿社交氣息、很官方的婚禮上最真實、最家常的一面表情。

這個人是柴利增,是葉明子的特邀婚禮攝影師,這是他第一次接這樣的活。最初,柴利增是給國內一線時尚雜志拍照的專職攝影師,長年累月地拍明星,人像攝影是他的拿手菜;他常常被邀請去拍名媛和知名品牌的高端派對,抓拍對于他來說,不算太難。這兩樣加起來,讓他在拍攝完成后,意識到自己可以再多做一些事情,一些在目前的中國還鮮有人能做好的事。

當葉明子的照片被諸多媒體轉發時,柴利增拍的就能從一堆照片里被人一眼挑出來。

最好的事,莫過于你想嘗試一件事的同時,人們剛好也發現你能做好這件事的天賦與才能。柴利增很快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網站,開始了時尚攝影師之外的一個副職:婚禮攝影師。

從改變習慣開始

婚禮攝影師絕不是你理解的影樓和工作室拍婚紗攝影的,也不是花千兒八百塊請來的當天的“跟拍”,它的職業定位如同婚禮攝像,是為了記錄當天最真實的場景,但每張圖片要達到專業人像攝影的要求。國內的婚禮攝像水準有目共睹,出“行活”時三個機位,小搖臂加固定全景再加一個游機,穿幫是常有的事,剪輯粗糙,包裝鄉土,配樂全國統一,不是理查德·克萊德曼就是《步步高》,稍有覺悟之人估計都不太會拿那張光碟給未到場的朋友們看。

同樣是記錄,《美國攝影》雜志每年會評選出年度最佳的十位婚禮攝影師,他們的作品常常在網絡上被中國年輕人當做 “大片”欣賞——比“大片”更好的是,在自然光線下,普通人在抓拍時流露出的美與模特的“職業美”相比,更能打動人。那些照片里背景干凈,很少出現一堆人,沒有中國式婚禮上新郎新娘道具似的在背景板前與每位帶著紅包前來的賓客合影的景象。

結婚拍照,是從民國初年就有的習俗,辛亥革命后的“文明結婚”風潮遍及全國,不再找媒婆說媒,有了結婚證書,喝完喜酒后,新人留影,再入洞房。到上個世紀20年代,留洋歸來的青年們帶來了白色頭紗、拖地長裙和西裝、燕尾服,新人穿著新行頭走進懸掛著帷幔的照相館,拍一張全身照,是當時時興的做法。

現在,中國人愿意花錢拍婚紗照,印得巨大一幅放在婚禮現場。這習慣來自臺灣,從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臺灣的婚紗店從西門町開到了中正紀念堂的愛國東路,后來又有了中山北路的第三代婚紗攝影一條街,不少臺灣的影視明星在出道前都曾經給婚紗店當過廣告模特兒。

90年代初,當北京的年輕人們拿著“人民”、“北京”等老字號照相館拍的三張一套結婚照走過剛剛在北京落戶的“聚焦”婚紗攝影店時,才發現自己也可以像明星一樣穿歐式宮廷范兒的大裙子拍照?;榧喺諒哪侵蟾淖兞酥袊说幕樗?,成了必不可少的 “裝備”。過了1997~2001年的黃金時期,更年輕的人們放棄影樓,選擇了工作室,嘗試著更有個人風格的攝影,但不可避免的依然是濃妝、擺拍。

即便有人覺得擺拍太假,洗出來的相片和本人根本不是一個人,在沒有更好選擇的前提下,還是只能去拍婚紗照。

柴利增說起自己曾經參加的許多婚禮,新郎新娘像是為了家人朋友而去結婚的,現場拍的照片里全是人,看不到新娘父親的眼神,也看不到兩個新人之間在那個特定環境下的火花,整個婚禮感受不到愛情,到處都是吵嚷聲,非常遺憾。

他希望從一小撥人開始,能嘗試體會“真實即是美”。

即便在婚紗攝影師這條路上算個新人,他也是我見過的最“苛刻”的乙方。

“苛刻”要求如下:婚禮的總預算要達到他的要求;對于婚禮整體策劃、現場的花藝布置,他都要參與討論并交換意見;照片最好都在酒店里拍攝,就算是五星級酒店,也盡量選擇適合舉辦婚禮的,而不是更適合做會議之用的酒店;如果可以,請開一間總統套房以便獲得更好的效果。最重要的是,柴利增要求新娘新郎在婚禮當天不要過問任何繁雜事務,全部交給代理人,在攝影師要求清場的時候,拍攝場地里只留新婚夫婦二人。

誰會招惹這么不可理喻的攝影師?

上一篇: 【拍婚紗照圖片】人民日報評論員觀察:公園“天價拍照費”得有
下一篇: 【加照婚紗照】婚紗的象征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猜你喜歡


Copyright © 2002-2020 婚紗照攝影工作室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備案號:
二維碼
女人的天堂v免费视频,天堂在线中文,亚洲欧洲日产国码在线,欧美人与动性行为视频